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 >

英国“脱欧”:不要以为全球化会让国家变得更美好

2021-02-20
英国“脱欧”:不要以为全球化会让国家变得更美好

英国“脱欧”:不要以为全球化会让国家变得更美好

时 间:2021年02月20日 20:22

详细介绍

  英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是议会,公投本身并不具备实际的法律效力,而仅具有建议性质(advisory referendum),理论上英国议会可以无视公投的结果而决定留在欧盟。因此英国尚未“脱欧”,更不像某些媒体说的“已经不是欧盟成员国”。通俗地说,英国全民公投做出选择,只是说“要脱”,但“脱”也需要一个过程,现在也就刚脱外套而已。这就好比,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拿到一部爱情动作片,恨不得上来就光,但真要拍爱情动作片,不可能上来就脱,一镜到底。

  事实上,将英国“脱欧”比作退出微信群是典型的中国式思维,不恰当,当然也比较适合对体制建设意识比较淡薄的国民理解。从本质上说,欧盟不是开放性的社交媒体,而是大家集资合伙做生意、建社团、打天下的组织,所以美国才一直怀有戒心。从操作上看,英国和欧盟都有着世界最复杂级别的法律体系,1973年英国加入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的时候,双方就为条文对接大费周章,进门如此,想出门会更困难,因为作为《欧盟宪法条约》简化版的《里斯本条约》本身就存在“进难出更难”的制度性设计。

  目前,英国法律本身对公投结果如何实施就没有特别明确的说法,卡梅伦辞职后,哪个部门来牵头干这个事不知道,怎么干不知道,对相关立法权和行政权的管辖边际在哪里也不知道。上述关系全部理顺,最理想状态下,英国与欧盟之间将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退盟谈判,预计整个过程长达两年或更长时间。此外,英国虽然可以退出欧盟,但始终离不开欧洲,因此还必须与欧盟达成新的一揽子协议,涉及经济贸易、安全、人员往来等许多方面。

  熟悉英美体制的就会知道,议员多是律师和职业政客出身,都是在代表各种利益团体进行博弈,如果想要阻止一项议案通过,就总会有自己的办法。美国奥兰多枪击案那么惨,国会通过控枪法案了吗?从程序上根本没戏。与此类似,以英国此次公投的结果差距看,反对脱欧派依然拥有强大势力,公投结果可能永远无法得以付诸实施。是,共和是共和,就是这道理。

  首先,是否理性,只能由行为结果来判断,而不能由个人好恶来决定。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反对脱欧派的诛心之论,他们习惯于使用精英思维来思考和支配世界,民众的反对总是会被扣上不理性的帽子。如果他们判断问题的前提始终是,属于全球主义的就是进步,否则就是,这思维方式反倒是不理性的典型。

  其次,从经济利益上看,英国“脱欧”后并不一定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凡事皆有利弊两面,不能只看到卡梅伦一个人的“重创论”,一旦“脱欧”,最直接的,可为英国节省每年接近100亿英镑的欧盟预算“摊派”费。

  撒切尔时期的财政大臣尼格尔劳森认为:其一,英国经济的根本就是改革思维。但现在欧盟笨拙无比,限制太多,难以推进改革,退出欧盟、放宽限制,提高企业和金融城的竞争力,从长期上将提高英国经济的增长能力;其二,留欧派强调留在欧盟之内可以享受欧盟单一市场的关税减免等优惠措施,但全球自由贸易趋势在不断增强,欧盟对域外国家征收的平均关税为3.6%,没有优惠也不是什么大事;其三,没有区域性贸易协定,未必就不能扩大贸易,有了类似协定,未必就能有实质收获,瑞士贸易战略就以双边协定为主,但经济增长率比大多数欧盟国家都强。

  这里还必须谈到最根本的一个认识差异,欧盟要的是统合,而现阶段英国主张的是欧盟经济统合,既然道不同,何必非得在一起同床异梦闹别扭?欧盟已经给了英国许多特殊条件,结果还是留得住人留不住心。从另一个角度看,英国在大西洋里,拥有特殊的地理位置,如果可以自由地制定政策,与欧洲和美国同时交往,也许会占据更有利的战略发展态势。

  最后,英国“脱欧”对欧盟也不一定是坏事,福祸相依嘛。欧盟本来就是人类现代的实验品,即便代表了人类最先进的发展方向,也不可能十全十美。英国此番公投结果,更大的效应在心理层面,反而可能加快欧盟改革的步伐,从一只“只进不出”的貔貅,变成一个真正有效率存在退出机制的现代化组织,从一个被全球主义意识形态绑架的畸形儿,变成能够独立思考敢对难民威胁说“不”的正常区域性联盟,免得以后永远为美国的财政和外交政策买单。

  首先,我想说,用“民粹主义”这个几十年来已经被定义为贬义词的名词来称呼支持脱欧的民众是不公正的,也是不正确的。我们可以通过数据调查发现两派支持者不同的用户画像,但就像不是所有反对无限度安置中东难民的人就是种族主义者,同样不是所有拒绝欧盟的人就是反对的傻瓜和笨蛋,法国国线年在自由风气最盛的南部蔚蓝海岸拿下40%的选票就是最好的例证。

  所以,这次公投的结果,与其说是民粹主义的胜利,不如说是精英主义或者全球主义的失败。他们失败的地方,不仅在于培育和教育了几十年的全球化观点遭到了质疑和,更在于,为了控制人们思想而安置的正确紧箍咒如今也失去了效用,不管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在媒体上用了多少恶狠狠的词汇,从民粹主义到非自由者,民众根本不为所动。这帮人现在还有一套新的理论,即西方民粹主义兴起的主要原因是不适应中国、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收益增加,而完全不提愤怒的本质是全球化让社会上最富有的那群人变得更富有,而中产阶级在不断沦陷。

  其实这种对立状态并不奇怪,历史远没到终结的时候。全球化时代,全球主义与民族国家之间势必产生冲突,当全球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势必会像弹簧一样,引发民族主义更强力的反弹。只是,千万不要幼稚地相信,只要建设好一个全球化的世界,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生活就会变得更美好。

  凤凰网国际智库由凤凰网集中优势资源重点打造的平台型智库,旨在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国际问题研究智库,致力于成为“思想市场领导者”。将思想产品的生产和传播有效的结合起来,在智库与智库之间达成协作共赢。

上一篇:“全球化的英国”为何看向武汉 下一篇:没有了

人物观点